1984

这周反反复复和舆情公司沟通了好几次,也跟他们同网信办开过几次会,我作为旁听也对这行业有了大体了解,他们公司主要做网信相关客户,网信办分中央,省,市,县等,每个网信办又有多个部门舆情的社会的等等。

网信主要工作就是做舆论引导,这事怎么说,个人觉得有好有坏,好的是未雨绸缪,及时控制或者引导舆情,以前都是各种删帖,这种对政府形象是很不利,现在则是各种引导,让事情往党认为好的地方走。不好的地方则是让人缺失了明辨是非的能力,上头怎么解读,下面怎么理解,上头的解读第一要素是稳定,避免发酵,其实也就是党性。也就意味着事情的好坏是由他们来决定的,地方事情则是由地方网信办来定义,大事件如香港则由中央定义,他们的能力决定了解读的好坏。有一点就是不允许负面消息存在,导致的就是他们则是唯一声音,没有一个争辩或者讨论的机会。

最近就更无语了,这两天党媒转发的饭圈女孩,还有留学生集体骂港独cnm视频更是无语了,这是要把大家全变成sb啊,小粉红真好洗脑,境外各种cnm,国骂去怼港独台独,这能带来什么?让那些饭圈,小粉红们精神上有了官方支持,但是屁用没有,这样的舆论引导让国外对大陆人更加的鄙视,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都那么令人讨厌了,请问那些看热闹都还会支持你吗?能从本质上解读再加以引导,让人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很遗憾官媒并没去做这么复杂的解读或者说这做不出好的解读,只是一味的打爱国牌,做口号,做宣传,和当年如出一辙。

对于文化游戏这些产业,由于近几年越来越严格的审查机制,好片好报道好游戏都不在有了,看看最近国产的烂片就知道了,没法自由发挥,谈什么百花争鸣,11月份的金鸡百花奖怕是又要被对岸嘲讽了。新闻就不提了,做记者第一要素是党性,大事件一切以新华社通告为准,之前的独立调查王志安全网销号,独立学者更不用说了,稍有不同思想,销号。对于游戏了,单机几乎没有大作了,以前的仙剑三四我反反复复玩了好多遍。现在就只有手游了,整出来个版号,去年坊间传闻高层权力斗争,都想要这个审批权,以至于大量的手游公司关门,我一朋友创业公司直接转型。大厂撑得住,但是领导也太人才,对于游戏中情节要审批,人物裸露要关,文字描述要管,聊天要审核,吃鸡游戏就是,明明就一绝地求生,在国内死搞瞎搞叫个和平精英,死的时候绿血挥手致意,也是人才。但这些审核有啥意义?不分级,审核周期又很长,不过有快速通道,这个就是高人了,需要花钱。带不来实质意义,就是能控制你,想让你上就上,想让你下就下。对于app内容创业型公司,一篇文章不合适,下架停更一个月,公司咋生存?

论语有云: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所以当年的文革整的轰轰烈烈,如今再看,这样的土壤同样的事情也能再来一次。”The world suffers a lot. Not because the violence of bad people. But because of the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拿破仑说的,看到一翻译,世间苦,不因恶人恶,只因好人默。

去年买了1984这本书,今年才看了书,目前看来就是一操作说明书,曾看到过一个比喻,你在家做大扫除时,会关心蚂蚁往哪里爬吗,还不是一扫帚全部清除掉。而如今的我们,就如同这蚂蚁,只不过是盛世蝼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