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7月

流浪者和手艺人

在城市里闹市区几乎随处可见乞讨的人,有老人卖惨的,有身体残疾的,也有推着音响唱歌的,碰到这类人我是从来不给钱的,因为基本上都是职业的。

还有地铁上也是如此,我周一那天下午坐地铁,坐在头节车厢,半路上沿着车厢过来一对父女(看起来像),男的杵着拐棍一瘸一瘸举着讨钱的大碗,女的在后面跟着拉着二胡,边走边把碗伸到乘客面前,还是有不少人给的,比如坐在我旁边的大哥,当时那对父女还没过来,这位大哥就从钱包掏出5块钱放在衬衣胸前口袋,我没搞清楚为啥,等到父女过来他把5块钱放了进去,当然我是带着耳机没有理他们。碰巧我是在南部客运站下车,等下班换乘,所以一直在站台站着,结果这对父女出现了,然后男的收起了拐杖,很正常的走下楼梯。虽然知道这些是骗子,但是我还是头一次见现形的。

对于这些职业卖惨卖艺的我是向来不理的,但是有些真正的卖艺或者流浪的,前者是享受这个过程,用心在卖艺,后者则是真实的生活,流浪。对于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我都是愿意平等去对待。遇到这种情况,只要我身上有现金,我都会给一些。底层人民都在艰难的活着,却无人关注。记录下我这些年印象最深的几个人吧:

按照时间顺序,应该是我读大学的时候,成都,夏天,我估计是07年,因为08年之后我就没回过湖北了。应该是夏天,下着大雨,我去火车站,坐公交车到火车站,然后走向火车站,大雨中没什么人,一个路口有个老奶奶跪在地上,前面放着一个碗,披着一块透明塑料薄膜,我走过去把口袋的几十块钱全给她了,然后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冰凉的,我好一会才放开,然后去赶火车了,看到那一幕,很容易想到自己的爷爷奶奶。

然后是在昆明,估计15年左右,中间很多年倒是没什么太大印象也和自己有关,没去经历过什么,没去感同身受过,有一天晚上,我坐公交车,有点晚了,车上人不多,有个老人应该是拾荒的,说自己住在春城路什么桥洞那边,自己参加过抗战什么的,民国三十六,还是三十七年来到昆明,一呆就这么久,没有亲人,想想这些参加过抗战的国军,心头一酸,艰难抗战的国军,却被窃取了胜利果实,导致这些国军战士老无所依,一无所有,真的是只恨蒋公当年剿匪不力,临下车我把自己买的两袋面包给了他,至少能让他吃饱一次。

今天这个新闻更加恶心到我了:

【河南南召回应“抗日陵园遗址被毁”:11处发现遗骸,将鉴定】日前,有网友发文称,南阳一抗日将士烈士陵园被政府卖给私企做厂房,烈士墓碑被挖倒,并配上“被丢弃的烈士墓碑”、“挖出的烈士遗骸”、“施工现场出土的烈士服、帽饰”等图片,引发热议。对此,南召县回应称,调查组在走访时,当地群众反映此处是乱葬坟场。部分老人说此处原为国民政府抗日将士烈士陵园。但经现场勘察,多次遭到破坏地形地貌发生巨大变化,当年的“陵园遗址”已无从辨识。现场共有11处发现遗骸,现暂存县殡仪馆。下一步将确认是否为国民党抗战死亡人员遗骸。此前,该县已责成企业停止施工,保护现场。

然后就是今年了,可能随着年纪越大,越会在意周围,关心别人,其实人也是会慢慢转变的,想当初16年刚做百步技术部门的头时,喷运营部门人员喷了多少次,虽然他们很多事情做的很差,但是有些我现在看来确实是我做过了,慢慢到如今,几乎不再意气用事,很多时候沟通是沟通情绪,而不是事情,情绪失控了,事情再对也无济于事。回归正题,也是在公交车站,我刚下车,准备去公司,然后看到一个拾荒者正在捡垃圾桶中间烟灰缸的烟蒂,没看见合适的,准备走了,我拉住了他,把自己刚买的利群给了他,看他的眼神仿佛是不相信似的,递给他他赶紧接过去,我说不急等等还有火机也一起给你。看着他匆匆走过的身影,我在想,对他而言或许不会再有下一次,如果我老了变成这般模样,那会怎样?我现在是戒烟了,但是出去有时还是会带包烟,至于利群,因为早年在杭州抽习惯了,烟蒂长,而且广告词很好:

人生就像一次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利群,让心灵去旅行!

接下来就是今天(7月4日)下班,走过十字路口,看到一老婆婆,在翻垃圾桶,推着个小车,类似购物小车,下方一个笼子,笼子里面是一只狗,旁边一个小碗,碗里有点米线。上面放着几块叠整齐的纸箱板,笼子前面有个牌子,狗狗出售。我心一酸,走过去把身上的钱给了她,并没说话,看到这般情景,心里就明白了她的故事。希望她能好好的,和她的狗狗一起都好好的。

接下来再写几个手艺人的故事。

8月10日更新下面一段:

也没有几个,之前在城里住的时候偶尔会看到一对父子在广场卖艺,父亲吹萨克斯,小孩唱歌,唱的虽说有些稚嫩,但是不怯场,父亲的萨克斯吹的很不错,就安静的演奏着,没有纸板描述家世,也没有用喇叭像路人要钱,一首接一首,随心随性,完了就走了,也不像职业乞丐那样长时间在一个地方,在我6月21日写完下方那条微博后,再也没在城里那条路上见过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边。不过在上月下旬的某天早上我在中国银行那边倒是看到那个推着小狗的老奶奶,小推车放在一边,她坐在台阶上逗着小狗,挺开心的样子,我正好坐在滴滴上,匆匆而过,却让我耿耿于怀,下次要是再遇到一定要好好和她说几句话,多帮助点。

之前回家经常能碰到他们在这边卖艺,但是每次我经过时掏下口袋,发现没钱就急匆匆走过,终于我半个多月前取了钱,放了些零钱一直在口袋,可能下雨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今天终于又见到了,放了些钱在盒子里,才安心站在旁边静静欣赏,小孩唱着成都,大人吹着萨克斯伴奏,唱的挺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