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让我身心疲惫,工作上尤其舆情公司这边让我感觉跟吃了屎一样难受,从6月份到现在,前前后后也四五个月了,花了大量时间跟内容组人员沟通了解业务,重新设计整套平台,6大系统,我对这个方向还是很有兴趣的,所以很用心在做这块,9月底开始招人,十月份开始带新人做系统,到现在论坛什么干完了。在整后台时我觉得有点问题了,不能这样玩下去,我没得到任何承诺,无论钱还是股份,当然我是更愿意要股份。

12号找老板聊,意料之中,得到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老板担心我退出,但是却什么都不给,基本上没什么兴趣整了,但是还是要整,毕竟需要积累经验,利益关联导致不至于撕破脸皮。

13号进城和直播、游戏两块业务进行了沟通,努力吧,目前还是挺难都。昨晚开会他来大谈文化价值观,我耐心听到结束,既然要知行合一,就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实在无力吐槽就想去旁边酒吧喝个酒,想找人陪酒却发现无人可找,所以一个人在酒吧喝了一打风花雪月,后面同事过来一起聊了会,也拜托他帮了个忙,结果还好,那就行。

到今天经过一周多的思考,我基本上放弃了长期合作计划,但是事情还是好事情,我是有长期做舆情大数据的计划,至于和谁做,怎么做,一步步走了。

沉睡的森林

昨天下午在办公室和合伙人喝茶聊聊一下午,还是很开心,工作上,我们目前做的两个项目,一是要抓紧时间,二是不要突破底线。

工作之外,聊的有些话题确实有意思,作为创业者,探讨了下在中国穷人如何实现社会阶级的突破,不要扯什么平等,现实中咱国家人就是分阶级的,只有相对的平等和公平。创业的话很难成功,九成以上的失败概率,还需要金钱,傍大佬的话需要姿色也要懂察言观色,应该说这些都不是普通人能干的,考公务员从政应该是最好的一条路子了,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只会越老越吃香,另外就级别而言,普通人一辈子到头副处不错了(有的人上来就是副处,这个红色基因改变不了),30来岁到正科享受副处待遇倒是不难,但是省会里这个级别,去小地方基本上都会把你当作上上宾来巴结,一县之长也不过副处,局长可能就一正科,就级别而言已经很高,以前家里老人搞不定的事情,当你在省城当个公务员就很好解决了,在地方上的社会地位也就就然而然提高很多,人情世故这块,越是小地方越这样恶心。这个只能说给那些想努力改变自己阶层的人听,我对这没多大兴趣,只是觉得这是一条比较容易实现的一条道路,个人觉得有些人情世故太恶心,加上还想赚点干净钱,凭手艺(敲代码)吃饭。

接着说了会李心草案件,太悲惨了,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做为代价,然而可能还换不了什么补偿或者判刑。朋友从法律角度上给我科普了下,打她和跳河没有直接因果关系,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开始的无罪释放算不上工作失误,反倒是10月份因为民意,舆论的压力只好刑拘了,强制猥亵侮辱之类的也判不了多少年,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来一波舆论。其实现在都是法制社会了,千万别冲动,尤其是被人欺负了侮辱了去自杀,这种来说没直接因果关系不仅惩罚不了恶徒,还给自己家庭带来了灾难,自己也付出了最严重的代价。同样不要打架不要打架不要打架,警察最喜欢处理这种事情,轻松加愉快嘛,打赢了被拘留还赔钱,有公职的甚至还可能丢了饭碗,打输了进医院。

最后还聊了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他是常年混迹夜场,玩的多见的多了,很好奇我这种程序员会不会出轨,说他有个朋友看起来特老实,然后大家都认为他不会出轨,最后却出轨了。程序员这一行业在他理解基本上都是老实人了,他认为不出轨是诱惑不够大。在我自来说,不可能说百分百保证,真要有个林志玲站这我也很难办的,当然不可能有林志玲所以还是能保证的,作为已婚带娃人士,当把家庭放在首位时,做什么都得权衡好利弊,当决定出轨时,无论你在怎么隐藏,一定有被发现的可能,要考虑就是当这事曝光会给家庭带来多大的后果。王阳明说过存天理去人欲,凡事需克制,得理性思考。昨天聊的只是欲,生理上的欲望。如果说先产生了感情再有了欲望这个就很难克制了,假如我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想到自己的曾经,只能说避免这种事情的萌芽,避免产生感情,真发生了我估计现在也还是处理不好。

人间失格

终于把编辑页面加载出来了,晚上本来准备写点东西,然后登ssh手贱yum update,不过居然出现更新不成功,进而导致shadowsocks,wordpress全部崩溃,httpd,mysql服务全没了,根据提示网上找原因,先安装yum-utils,然后在yum clean all,紧接着手动更新httpd和mariadb,重启服务,然后都好了。不过感觉进入后台很慢,明天看看是不是要升级下服务器,然后注意备份,不然丢失数据就很难受了。

今早天不亮就送媳妇去机场,上海学习一周,娃也送城里去了,老人也回去了,自己一个人落个清净自由,还有一只猫。昨天就和飞哥他们约好去钓鱼,送完媳妇回来就马不停蹄去马金铺钓鱼去了,作为新手,开始可能鱼钩太大,后面换了小的,还钓起来一些,走时全放生了,然后请飞哥吃了个罗非鱼,还是挺好吃的,就在马金铺那个廊桥阳光购物公园,整的挺洋气,感觉人就不多了,中午去吃鱼店里一个人都没有,叫了半天老板才出现,点了个鸭肠到吃完饭都还没上。

回来我挣扎了好久还是没出门,等哪天有空再去网红路上去看看了,或者等双十一买新镜头了再说吧,就怕风景会变差。在家洗澡洗衣服什么的折腾完就看看书听听歌,本来准备写一篇blog,昨天时看到某人的微博更新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我评论了句人间失格,对太宰治对人间失格我倒是有些话想说,这是不适合抑郁的时候去了解的一个人和去看的一本书,不过到现在才开始写,此刻已经没有写作的欲望了,记录着明天继续写吧。

东野圭吾

既然看的是阿部宽的电影,那就不能不说东野圭吾,我一直很喜欢推理类的,最爱还是东野圭吾,然后就是岛田庄司,阿加莎的看过不少,但是谈不上特别喜欢但还是不错,绫辻行人的馆系列看过几篇后就有点索然无味了。福尔摩斯的话则不在对比之列,毕竟是神作,我时不时都会拿出来看一遍。

我喜欢看人性,而不是为了推理而推理。东野圭吾的系列则都是人性为主,最近的如解忧杂货铺,早点的嫌疑人X的现身,还有的现在暂时想不起来了。岛田庄司两个系列,一个侦探一个警察,御手洗洁和吉敷竹史,最出名的还是占星术杀人魔法,斜屋犯罪,其实这些犯罪手段好多都在名侦探柯南中有过重现,1000多集了,我也看了20年多年了。

阿部宽主演了好多东野圭吾书改编的电影,我都看过,沉睡的森林,新参者,乌鸦的拇指,祈祷落幕时,感觉都是一个模子弄出来的,没觉得多大区别。福山雅治也演过不少,如神探伽利略系列,嫌疑人X的现身等。我相当喜欢嫌疑人X的现身这部电影,堤真一的石神刻画的入木三分,跟堤真一比起来,福山雅治简直就是个小学生,虽然他的演技已经很不错了,偶像派和实力派差距,回头哪天再看一遍嫌疑人X。

我这年纪过了看偶像剧的年纪了,更多是被演技所折服,到现在我还记得小李子主演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有段镜头,为了见黛西,小李子把当时的紧张刻画的淋漓尽致,太爱那段了。回到日剧或者电影,我觉得日本导演特别注意细节,加上演员演技好,总能把细节刻画的很好,堤真一在嫌疑人x里面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处处都是细节,有时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犹豫,啧啧啧啧,太牛叉了。阿部宽在龙樱的话就是个帅气的老师,里面还有当时略显稚嫩的长泽雅美、新垣结衣,在东野圭吾系列中则就是一个正直的警察,而在步履不停中把一个失意敏感脆弱的男人刻画的惟妙惟肖,可惜在这部戏里他没获奖。

另外还有个男人,和东野圭吾有点关系,但是不大,主演过东野圭吾悬疑故事(我觉得那剧一般,就没看完,广末凉子参演了一集,但是情节记不住了),中井贵一,他主演的倒数第二次恋爱很好看,小泉今日子在里面确实太亮眼了,全是戏。

这两天又把嫌疑人X,东京奏鸣曲,祈祷落幕时给看了一遍,X就是一步畸形的爱情观,有点白夜行的感觉,一个孤独的天才,没白夜行那么阴暗压抑,挺好的,主要是还堤真一演的好。东京奏鸣曲则是讲述中年失业社畜的悲剧,前半段挺好。祈祷落幕时其实早就看过一遍,今天再看,松岛菜菜子到中年还这么又魅力,真是漂亮,她和阿部宽两场对手戏一个在她工作室,一个在演出场馆的导演室,两个人的眼神仿佛会说话,充满了爱意,却不可能在一起。一个恋母,一个恋父,却都爱上了对方,虐恋。

步履不停

“人生路上步履不停,为何总是慢一拍”。

这几天心跳一直很高,保持120左右,自己查了下,估计还是过于焦虑导致的,加上最近几乎没休息,几个项目各处跑着,不过主要工作还是舆情大数据这边,一是看好这块,二是毕竟和技术这块关联紧密,我也就是个程序员。周末开了好几个会,然后好多事积累起来,自己就越发焦虑了,对于未来。

昨天早上没什么事,也可以说我什么都不想做,去书香大地门口打了一上午篮球,明显感觉身体不如以前,不过一个人坐在篮球场上,暖暖的阳光撒在身上,抬头看着蓝天白云,很舒服,真想一直就这么安静的坐着,不过下午还有好几件事情要处理,没办法。不过运动之后确实感觉好多了,身心都得到了放松。

差不多休息好了去公司,看到他们写的代码,着实头疼,不过想想他们也就毕业一年而已,算了,还是给点时间让他们成长。晚上我自己一个人用他们电脑把整个项目结构全部给改好了,希望能带着他们往正确路上走,做事不是做完就行,要做好才对,多思考,毕竟自己公司的产品不能随便应付。

晚上回去已经很晚了,喂猫逗猫,激光笔真是个好东西,在你疲惫的时候用它陪猫玩很省力。然后哄娃睡觉,洗衣服,折腾完都11点了,看群里说要为产品取名,随便想了几个逗下各位,何必那么拘谨,反正也就图个乐,万一能想个好名字不就更开心了。

差不多11点半,小猫也爬到我身上,我想起来白天在微博上看到过一个关于阿部宽的微博,想起来早先下载的是枝裕和的步履不停,下载了好久一直没看,还有海街日记、如父如子、比海更深都没看,是枝裕和拍家庭类电影真是炉火纯青,那些老旧的场景,让人很有夏天的感觉。

花了差不多两小时看完了这部电影,感觉不是在讲故事,没有结局。他就是在讲述生活,平淡的人过着平淡的生活,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峰回路转,没有高潮迭起,就是普通人普通的活着,如同你我身边的某某普通人家。一切都理所当然,然后又慢人一拍,但似乎自己也会这么做。

打动我的往往就是细节,阿部宽偷偷在外打电话的肢体动作。还有当年他哥哥救过的小孩来祭奠,这小孩到现在还一无是处,他安慰说“你才25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仿佛也是在对他自己说。还有最后三代人去海边,小孩飞快的跑到前面去了,阿部宽侧过身拨弄着手机,等他父亲杵着拐杖走到前面再走,装作不经意。人到中年,往往都是孤独的,但又不得不一直向前走,默默承担着一切,敏感又脆弱却还是得坚持。

我希望自己能尽早多做点,避免自己成为那样失意的中年人,不希望自己一直慢一拍。很想自己老了能到乡下找个带院子的老房子,每天看看书,写写字,再养几只猫,偶尔进城看看孩子,或者偶尔子女下乡下来,我给他们弄一桌好菜,简简单单过着。

昨晚下班后和几个同事聊天,关于什么是好的生活?后来我回去也思考了下,不同阶段不同目标,曾经的目标是买房买车,现在的目标是换个更大点的房子,更好点的车,让娃能得到更好的教育,让媳妇能去更多的地方去玩,买些更好的首饰衣服。假如我下个阶段达到后,还会有什么样的目标了?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我希望自己能克制住,对物质不要有过高的追求,不羡慕不嫉妒,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看看书写写字,到乡下整点原始点的爱好,比如当个木匠。

其实整篇也没怎么说电影本身,也没怎么说阿部宽,下一篇再写。

孤独患者

很久没这种感觉,让自己内心有所触动,触动自己心底最脆弱的部分。

和舆情这边公司接触最早是6月底,接触这位女生是8月份,当时我过来这边和内容组的人讨论需求时有过沟通,沟通过好几个人,但当时对她印象深刻一是沟通时不费力,对系统这块自己所做的很清楚,存在的问题也能很好描述,二是她说她男友也是程序员,难免有种亲近的感觉,毕竟同行(因为我对人在外地遇到老乡并没什么亲近感所以就不举老乡这个例子)。

之后在公司偶尔的接触中发现她有些地方观念还是和我很相似,我想这是一个受过正常教育能明辨是非独立思考的人,真的很多传统观念都是误导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力,让我对90后的印象有了改观。

再后面一次读书会,我说完后,她谈感想说了一句话但是现在想起不来是什么了,那时让我想起了曾经的一个人,我本想对她进行下反驳,但是欲言又止,想了下还是闭嘴什么都不说了,毕竟当时不熟悉没必要公开的对别人的生活方式进行指手画脚,那时就记住了她,碰到后有意无意会聊两句。

到上周之前我还以为她只是一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女孩子,开心不开心很容易让别人看出来。我这人除了业务之外,一向不会和公司同事做过多的接触,所以并不了解具体。当然我其实挺不喜欢被人叫成老师,但已成事实,我也就认了。

后面应该是上周六,我正好烟抽完碰到她们组几个,就和她们聊了会,才发现都挺有意思的一群人,聊的挺投机而且也没什么代沟,晚上就和她们去酒吧呆了会,得知她得过抑郁症不过后来治好了,当时我就想难怪,难怪这么像。既然治好了,我也就没多问,倒是看她过敏成那德行还不去医院或者买药吃,这么不爱惜身体倒是很惊讶,可能这就是代沟吧。

周二时,没什么原因,随便找个理由请她们吃个饭,毕竟聊的很开心,我自己也是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还是很好玩的,后面去我那边办公室看看,她想听歌,拿出音响放歌时我发现听的和我基本上没什么差别,完全不像个90后,听陈奕迅没什么问题,如果永远走不出回忆,总是活在过去,日子会越过越难。回去的路上看到她画的画,着实很惊讶,很有艺术细胞,当时她说自己或许会成为梵高,后面才知道原来梵高也是双相情感障碍。

周三时得知她抑郁症发作了,那时我就赶紧联系她,一方面我自己有过那样一段艰难的岁月,另外就是我看到过太多的人间惨剧,微博关注过一个叫午后狂睡的大V,还有个专发逝世人员信息的微博(后被销号),午后狂睡是个好人遇到有人自杀预告或者求救@过他的,他就会赶紧联系当地警方,我有时看到了就进去当事人微博看,好多都是抑郁症,而且看起来普遍年轻,有的是想要周围人关注,有的一心求死直接用定时器发微博,发现的时候人已经走掉了。这些让我对这病有种特别的恐惧,不被人理解则只能走向深渊,除了药物治疗,需要关心,需要放松,不过最终还是需要自己的努力。

听说她复发很是担心,也不知道帮的上忙不,在了解的过程中发现原来她都4年了,看她写的当时状态,比起来我当年严重多了。因为她患病时是学生,而我已经参加工作好几年了,心态上相对而言可能我更成熟点能够更快调整吧。想想我11年上半年真的噩梦般,恶性循环,自己抑郁,做事拖拉,然而又敏感,逃避,不想见人,又觉得别人不理解,当时可能没把这个病称之为抑郁吧,也就吃了几周的药,自己怕抗药,就没继续吃,辞职了休息了很久,醒着就看动漫打游戏,我记得当时就用iPad把死神bleach,海贼,柯南之类的全给看了,困了就睡,经常早上吃了早饭回来才睡觉,真的是彻底的没用,不过好歹会写程序,后面朋友的介绍下开始慢慢得给客户写APP,慢慢找回点存在感,成就感,然后回成都和朋友在一起,没有利益瓜葛,只有友情,打打篮球运动下,慢慢让心态正常,作息正常。

看她写的四年的记录,看她一步步越来越严重,到现在变成双相,虽然她说吃药就行了,精神类药物,这个光靠药能行吗,不会有副作用或者抗药性或者药物依赖吗?想想特别想帮她,却不知道如何去帮,虽然能感同身受,而且越了解双相就越觉得恐怖,她得承受多大痛苦。周四那天我是本来比较烦躁,想去同事酒吧喝酒放松下,结果稀里糊涂参加了她们组的会议,结果全组一起陪我喝了会,结束后我送她回家,在她家门口跟她聊了会,好好一个女生怎么就非得承受这么大的痛苦。那一刻产生了一种想好好保护她的想法,抱着她说了句“要是早认识你就好了”,早点或许能帮上点忙,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么严重的阶段。真心希望她的病情能尽早的治愈,越久越痛苦,生理上的分泌导致必须靠药物这是必须的,看了很多相关文章,感觉还是不能光靠药物,但不是医生也没到过那个阶段,很难理解。

另外你笑起来很好看,希望不远的将来痊愈后,你能成为那种行骗天下jp中那样的lucky girl。

冲上云霄

已经两个月什么都没写了,主要还是忙,曾经的项目计划也有所变化,比如停车场暂停掉了。乐买好物还在继续做,还增加了一个电商业务。增加了一个公关平台,同时还做了棋牌。舆情大数据这边我变成兼职招人来做,我很看好这块发展,就看能做到什么程度。

像我多年前创业时说过,是非成败听天由命,害怕就真的输了。不过那时我一个人没什么可输,现在自己还有家人还有小孩,有责任,无论怎样不能让他们受苦,这带来的问题是一方面我也不可能投入一切去赌,哪怕我再看好,同样还有就是精力,无法全身心去做,还有小孩要照顾,反而给自己的压力也更大了。

前几天在第一城和合伙人聊了会,这三个月一直没什么产出,停车一直拖着我这边,不如直接停掉,做别的,富贵险中求,做他的老本行公关相关,棋牌是我这边的资源,干脆一并做了,作为11月的重点,今年要是不出效果年底我会面临巨大的家庭压力,必须得看到未来。对于抖音电商那块就更难受,上月老刘那边安排人开始断断续续的做,这月全身心去投入,暂时并没有回到我当时做时的效果,别说最高峰,反而越来越差,对上我得安慰老刘,不行我下月再加点投入,对下我还得鼓励这些做视频的同事,未来会更好。

都是这周的事情,各种鼓励安慰,然而这些真的能做成吗?我自己有信心,但我也怕对不起他们,任何事情都有失败的可能性。周四去同事酒吧喝了点酒,放松下,现在的我不太习惯跟别人诉苦,只是喝点酒让自己inner peace下,期间发生了点事,下篇再写,不过不太喜欢喝勇闯,喝完不舒服,此刻我喝着1664写着blog。

舆情大数据这块10月开始我花大部分时间在这块了,招人的过程很艰辛,还有就是昨天打了好多电话给那个答应过来的做python的技术,结果都没接,预期不会来了,后台怕是只有我扛着了。

这几天一直在听林子祥的冲上云霄,人在低谷时听这种歌挺让我振作的,给自己鼓励,加油,路走的对,就不怕远。

1984

这周反反复复和舆情公司沟通了好几次,也跟他们同网信办开过几次会,我作为旁听也对这行业有了大体了解,他们公司主要做网信相关客户,网信办分中央,省,市,县等,每个网信办又有多个部门舆情的社会的等等。

网信主要工作就是做舆论引导,这事怎么说,个人觉得有好有坏,好的是未雨绸缪,及时控制或者引导舆情,以前都是各种删帖,这种对政府形象是很不利,现在则是各种引导,让事情往党认为好的地方走。不好的地方则是让人缺失了明辨是非的能力,上头怎么解读,下面怎么理解,上头的解读第一要素是稳定,避免发酵,其实也就是党性。也就意味着事情的好坏是由他们来决定的,地方事情则是由地方网信办来定义,大事件如香港则由中央定义,他们的能力决定了解读的好坏。有一点就是不允许负面消息存在,导致的就是他们则是唯一声音,没有一个争辩或者讨论的机会。

最近就更无语了,这两天党媒转发的饭圈女孩,还有留学生集体骂港独cnm视频更是无语了,这是要把大家全变成sb啊,小粉红真好洗脑,境外各种cnm,国骂去怼港独台独,这能带来什么?让那些饭圈,小粉红们精神上有了官方支持,但是屁用没有,这样的舆论引导让国外对大陆人更加的鄙视,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都那么令人讨厌了,请问那些看热闹都还会支持你吗?能从本质上解读再加以引导,让人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很遗憾官媒并没去做这么复杂的解读或者说这做不出好的解读,只是一味的打爱国牌,做口号,做宣传,和当年如出一辙。

对于文化游戏这些产业,由于近几年越来越严格的审查机制,好片好报道好游戏都不在有了,看看最近国产的烂片就知道了,没法自由发挥,谈什么百花争鸣,11月份的金鸡百花奖怕是又要被对岸嘲讽了。新闻就不提了,做记者第一要素是党性,大事件一切以新华社通告为准,之前的独立调查王志安全网销号,独立学者更不用说了,稍有不同思想,销号。对于游戏了,单机几乎没有大作了,以前的仙剑三四我反反复复玩了好多遍。现在就只有手游了,整出来个版号,去年坊间传闻高层权力斗争,都想要这个审批权,以至于大量的手游公司关门,我一朋友创业公司直接转型。大厂撑得住,但是领导也太人才,对于游戏中情节要审批,人物裸露要关,文字描述要管,聊天要审核,吃鸡游戏就是,明明就一绝地求生,在国内死搞瞎搞叫个和平精英,死的时候绿血挥手致意,也是人才。但这些审核有啥意义?不分级,审核周期又很长,不过有快速通道,这个就是高人了,需要花钱。带不来实质意义,就是能控制你,想让你上就上,想让你下就下。对于app内容创业型公司,一篇文章不合适,下架停更一个月,公司咋生存?

论语有云: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所以当年的文革整的轰轰烈烈,如今再看,这样的土壤同样的事情也能再来一次。”The world suffers a lot. Not because the violence of bad people. But because of the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拿破仑说的,看到一翻译,世间苦,不因恶人恶,只因好人默。

去年买了1984这本书,今年才看了书,目前看来就是一操作说明书,曾看到过一个比喻,你在家做大扫除时,会关心蚂蚁往哪里爬吗,还不是一扫帚全部清除掉。而如今的我们,就如同这蚂蚁,只不过是盛世蝼蚁。

重启创业之路

六月份从成都回到昆明后我开始考虑下一步,是继续坚持下去还是找份工作去做,除去自己投入的,加上隐形的离职损失,时间及个人技术成本,已经是不小数目,压力越来越大。联系过几家公司,感觉不是我想要的,骨子里还是想创业,毕竟出来后很难再回头,明明知道一条路怎么走,不去尝试下怎么知道对不对。咬咬牙坚持过今年,实在不行了我再老老实实去打工,趁着还年轻能拼一波。

不过有家做大数据我挺感兴趣,离我家也近,沟通过几次我觉得更适合合作,我这边来出产品,他们出内容和客户。后面我给了个方案,我这边出资出技术出产品,占股4成,因为在给方案前我花了些时间看他们现有产品以及跟老板沟通了下他想要的,我自己测算评估了下,20万以内可以搞定,要是我自己来设计架构的花,外包找前同事们去做,七八万应该就能搞定,股本定一百万,我这一整套包括我个人算40万,后期团队包括我自己正常拿工资,这么算应该没什么问题。结果后面和他们公司全体开会讨论后发现想要的比我以为的要大的多复杂的多,可能是老板想到免费做,那就把压抑在心里的那些想要的需求全提给我,包括信息采编,报表输出,绩效管理平台,至于监控平台他们没提,因为现在他们团队一直用着新浪舆情通,不过成本挺高,10万一年,加上功能很多他们也用不上,有些地方他们也觉得不好用,如果能有更方便更便宜的他们也想换掉。

这样的需求我就没法满足,之前给老板过一次电话,说过这个需求成本我包不住,找个时间再碰头下,我这边并不乐意去做绩效平台,其实相当于基础OA+内容评分+绩效测评,我想做的就是采编平台+监控平台,这些可以直接找目标客户买单,而绩效平台相当于我花成本为他们公司做的内部应用,很难向外输出,加上我这边精力和资源都有限,过多时间花在他们内部应用上反而会拖累我们自己发展。这周再整理下需求文档,考虑下如何去合作,周三再和他们碰头。

不知不觉写这家公司写了那么多,上月下旬,我和合伙人找了个落脚点,经过两周的布置啥的也算有点模样,基本上公司该有的都有了,项目三个,淘宝客,智慧停车场,舆情大数据,今年就是积累,产品积累,客户积累,淘宝客这块我前面花了不少时间和成本去做这块,目前看还能赚钱,但是有一定门槛;停车这块我真是恨铁不成钢,这是去年底之前公司就想做的项目,但是方向不对,一心想赚政府钱,我和老板也提过很几次,没辙,我也不是三年前,那时发现公司产品方向有问题,还专门去找老板,找其他部门负责人去沟通,现在我得考虑自己,点到就行了,前端时间去前公司聊了下,这项目他们基本上黄了。我们这边还好,上周敲定了建行一家分公司,本月内做好样板;舆情这块这周内出一定得整出一个合理方案,我这边倾向采编系统半外包,监控系统付费合作,至于绩效平台,我不想做。

我跟合伙人也说过,跟自己媳妇也说过,今年下半年积累,一切赌明年,我相信明天会更好。而且我有理由相信这项目能成,目前看的到的机会,加上云南落后,机会更多。另外就是创业要趁早,今年不做,明年更难,而且在经济下行的环境中,将会越来越难。

绝命毒师

前段时间才看绝命毒师,觉得挺好看,就花了好几天晚上各种快进断断续续给看完了全部五季,这得感谢NAS,看日期应该是几年前都下载好了只是没看过,不过感触颇深就是很多几年前很容易下载到到电影电视剧如今却再难下载了,网络屏蔽,版权,还有就是迅雷屏蔽。

监管是越来越狠了,很多以前觉得没什么问题到电影电视剧在如今的审查尺度下怕是都成了禁片。最近挺火的两部美剧切尔诺贝利和未来岁月,yny我才看了一集,暂时还不知道为啥被禁,但是有个镜头出现了习的头像,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切的话不错,看完了感觉那么大的事故更像是人为导致的,环环相扣,加上出了问题各种掩盖问题,导致越来越严重,不过也得感谢有人愿意站出来说明真相,不然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安全或者说政治前景考虑,才让灾难慢慢给控制住。剧中指明真相的是几位学术专家,然后一个被边缘化的能源部高层和他们站到了统一立场,及时的较为有效的控制了核泄漏,避免了事故的进一步恶化。

绝命毒师看完后我是在想,假如那一天我也面他的问题,如何为家人孩子留一大笔钱?以我的情况,如何短时间积累个几千万,想了下,一码农也就只能在违法边缘疯狂试探了,比如说做区块链搞空气币,这个我提供产品技术,得拉个人去搞市场去骗老人或者割割韭菜,价格拉起来后把空气币换成btc,eth。再者可以做P2P,这个可以换个概念同样是拉人投资,以高额利息吸引人头,不过这个需要的周期略长,所谓的庞氏骗局而已。再者可以做会所相关平台,提供会所详细资料包括公主照片供老司机选取,实时更新,数据翔实准确,再加上公主互动打赏,博彩功能,确实是一个好生意,一个好点的会所年流水数亿上十亿,加上博彩,打赏,这个还是恐怖的量。然后还有就是博彩类网站APP了,境外做这种洗一波就跑。这些中国种种方案也只能YY,不是一两个人就能搞定的,庞大的生态链,需要多方参与,而且这类都是诈骗,而且都违法,确实如同网友说的所有赚钱的生意都写在刑法里面。我等良民还是不考虑这些了,所以注定没机会突然爆发,还是未雨绸缪,赶紧赚钱攒钱别出现意外情况再追悔莫及。

想到赚钱的事情都是违法,就想到中国老百姓生存成本极高,处处都是骗局,看过一个数据,中国80%以上是大学以下文凭(10%大学,10%大专),加上这30年来并未提供逻辑课程,怕是开启民智不好管理,这导致的很大量的人是不会分辨是非,判断对错的,加上国内金钱至上的原则,有钱就什么都有了,黑的也能洗白,导致各类诈骗愈演愈烈。我小时候都经历过的动物猜谜,自制彩票(现在福彩一样),学生营养品,老人保健品等。如今这一套依旧存在只不过营销手段可能有所变化,如各类处方中成药、养老、福彩、保健品、化妆品、药酒这些存在着,而且这些企业有的几乎是地方经济支柱,完全和地方政治捆绑,有的企业高层还兼着各种政治角色,能改变这一切的力量却是在帮着这些企业作恶,利用老百姓的信任及愚昧。

与我很近的或者说专业相关的一个就是电信诈骗一个就是国内搜索引擎了,电信诈骗其实就目前看到的实际上电信对代理商管控其实挺严的,如果办理的卡卖到某些地方或者说被人举报诈骗并核实后会罚款数万,可能和地方有关,有的地方就是会开个口子让你做这些,毕竟带来了用户增长,地方运营或者虚拟运营商都可能去做这块。还有就是搜索引擎,真的让老百姓上网出出是陷阱,主要其实就是百度了,别的360,搜狗等国产搜索引起其实也做这些,不过不像百度那么的恶,加上占的市场份额极低,百度几乎占了中国所有的搜索市场,尤其是莆田系医院,占据了百度大量的营收,而普通老百姓大部分都不懂这些是广告,基本上都是选前面几条搜索记录点进去,魏则西这类事件肯定不是孤例,还有一大堆的同样遭遇的人群只是无处发声。当然主因是企业作恶,还得感谢gfw的帮忙让google进不来,想想我大学时google都正常,甚至facebook,twitter,youtube都ok了,我还记得09年我做类似twitter的产品时还注册账号学习测试过。如今其实用这些对我而言也没什么问题,ss成了必备功能,然而大部分并非像我一样。

这些让我感受到要想发家,在中国做生意首选诈骗相关,如果你没有赵家的资源的话,发家后利用金钱去获取政治资本,一下就白了,如果不懂得见好就收的话,死的时候也会很惨,所以现在无论官员还是企业家要么自己是美国人,要么家属全是美国人,要么孩子在美国读书,看看房地产的大佬们,中美没有引渡条约是有原因的,各种洗脑让小粉红反美,其实大部分权贵移民的首选还是美国,反美是工作,入美是生活。

我自己这辈子是不想做也不会做这类事情了,毕竟还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老老实实创业,不求赚大钱,但求为国家分担点负担,多招人多交税。